最新公告

中國金融業的錢權交易何時了?

[2015/1/31]

     中國金融業的錢權交易何時了?

    星期五(1月30日)有消息傳出,民生銀行的行長失聯,多位管理高層被中紀委帶走。其後這些消息連夜滿天飛。晚上深夜時分,國內各種渠道更是傳出,民行有多位高層管理者被中紀委帶走;同時,據業內人士透露,民生銀行當晚發布了緊急內部通知,要求全體人員周末值班,以做準備應對突發事件。

    根據相關的媒體披露,民生銀行在緊急通知中,要求各支行行長在周六和周日都必須值班,準備應對可能突發事件,各行的營業經理和客戶服務主任都必須同時上班。同時也要求,所有的民行銀行的工作人員必須保持手機暢通,如果遇到情況,第一時間向分行報告等等。

    其實,根據財新網的報道,反腐之風早幾天就吹到民生銀行,民生銀行的相關高層管理者早就失聯,或被中紀委帶走。隻不過,為了穩定市場,民生銀行在星期五股市收市之後,才把相關的消息傳達到民生銀行的基層。對於該事件的結果如何,則有待進一步發布的消息來知道。但是,其中的兩個問題值得市場密切關注。

    一是國內的反腐之風已經吹向了金融業。盡管當前這股吹向國內金融業的反腐之風會吹向哪裏?持續的時間會多久?現在沒有人能夠知道,應該是相當不確定的。但有一點是十分肯定,即對國內金融業來說,應該是中國貪汙腐敗的重災區,隻要當前的反腐之風向縱深發展,各種大案要案都可能會暴露出來。

    因為,中國的金融業是從計劃經濟轉軌而來,即使發展了幾十年到現在,中國金融業仍然沒有擺脫政府權力主導的窠臼。在這種情況下,政府權力不僅對金融市場信用的絕對擔保(即用納稅人的錢來承擔金融市場運用成本,從而使得任何與金融業有關問題企業,不會破產倒閉),而且對金融資源分配起到絕對的決定作用。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一個金融機構的管理層,如果不能與政府權力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或有實質意義上的錢權交易,那麽或是無法出任管理層,或是這個金融機構根本就無法發展。

    據我所知,每一個金融機構的董事長及總經理,都是與他的背景有關,如果沒有這樣的背景,這些人要想上任,業務能力最好都沒有用。而這種背景就是大大小小的錢權交易(從最近反腐倡廉查出不少案件更是可以看到,這種錢權交易無所不用其極)。而金融業又是玩錢的地方,那麽金融機構管理層有權在手,當然更是會把錢權交易玩到得心應手了。所以,如果反腐之風吹到金融業,許多大案要案都可能逐漸地披露出來。周五民行銀行如此緊張,估計內部人肯定知其一二。

    同時,真人游戏可以看到,2014年以來,國內先後已經有了8位行長、董事長級別的銀行高層管理者被查,而城市商業銀行為“重災區”.但這應該說是僅僅開始,如果反腐之風真的向金融業或銀行業縱深吹來,那麽更多的案件都會被披露出來。而且不僅銀行業,還有證券業、保險業及其他金融機構的情況也會如此。

    二是從近年來打擊貪汙腐敗情況來看,當前中國的反腐倡廉已經取得了重大的進展,這是大快人心的事情。但是這些案件也透露出中國社會存在一個嚴重的問題,即當前政府官員貪汙腐敗的案件所貪汙的金額越來越大、問題越來越複雜。

    我記得在上個世紀80年代的時候,如果一個政府官員貪汙腐敗金額達到1000元,已經是一個不少的案子了。到了90年代貪汙腐敗10000元就問題嚴重了。但是到了目前,還不是用千萬、億來計算問題,而是用十億、百億、千億來計算了。這隻能說明政府權力越來越大,錢權交易的標的物越來越大,及對政府權力約束越來越小,否則一個政府官員貪汙腐敗的金額如何會大到這種程度。大家可能會知道,在當前歐美國家,一個政府官員貪汙或濫用權力,金額隻要超過5000元上,就會可能受到調查。去年加拿大的一個市長就是多報銷了一萬多元旅差費,最後的結果不僅要退回這些錢,也得辭職。

    而這十幾年來政府官員的錢權交易如此嚴重,主要在於兩個市場的發展。一個是房地產市場,這個市場要素交易非市場化,從而為政府官員貪汙腐敗創造了尋租的條件。一個是金融市場。金融市場的政府權力過度管製,必須導致政府權力對金融資源分配的絕對主導,這同樣為大量的錢權交易創造機會。所以,反腐之風吹到金融業,民行銀行管理層出問題並非大驚小怪的事情,也是正常。隻不過,社會所關心的是這股反腐之風是不是能夠真正清除走這些市場健康發展的障礙,還中國金融市場一個真正的發展機會。

產品推薦:水力旋流器

相關新聞